紀平和鷲見先生,第一次check in
是我到LAKE,僅僅半個月的時候
第一個晚上,他們回到飯店,靠近櫃檯
大概是一種豁出去了的心態,不管有沒有人聽的懂
用日文對著我們嘰哩瓜啦
我只聽到,早餐 和 計程車
於是開了兩張餐券,再跟他們確定隔天送上班的時間
「明天  車子 幾點  ?」三個單字
他們對看,又是一連串的日語,大概的意思是「這個小姐聽得懂我們的話啊!」
幾乎沒辦法用英文的他們,和只會一點點皮毛日文的我
就這樣建立了一種,奇怪的溝通方式,還有一點奇妙的情感
雖然,除了「計程車來了」 和 「明天也是八點半嗎?」這兩句固定的台詞
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也沒辦法交談
但我心裡,他們是很特別、很特別的客人。
 
在LAKE,有些人拖著登機箱,一句話也不多說,即便來過很多次
我們仍然只是一個窗口,拿鑰匙,上樓
不管站在櫃檯的人是誰,對他來說都沒有差別
我剛來的時候,覺得很沮喪
滿腔的熱情,貼上冷屁股,一點一點被消磨殆盡
我總希望我的笑是真的。
畢竟「不是歸人,只是過客」的太多
要遇到像紀平、鷲見這樣,看到彼此會很開心的客人,真的好難得
他們來的時候,會說,お元気ですか?  這次要停留多久多久...
走之前,會告訴你,今天是最後一個晚上了,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見呢!
 
而昨天,他們再一次拖著行李出現
紀平先生遞了一個小盒子給我,只說:おみやげ
是從CENTRAIR Duty Free 來的小禮物
我眼裡滿滿的感激,但除了謝謝,其他的我一句都說不出來
後來,我邊笑邊假裝擦眼淚對Max說,我要哭了啦!
其實,我是真的要哭了
開心的眼淚有時候比悲傷更止不住
再打滾幾年,我還會輕易的就感動嗎?
 
你常說我太簡單,我卻寧可一直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