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枯了的玫瑰,在燈下,也像一盞燈,路燈。
我一直有個怪癖。當花枯了之後,尤其是玫瑰,一定要把她徹底毀了才肯丟
真的無法看她好端端的被扔在垃圾桶裡,所以,摧毀是必要的。
我大概是唯一辣手摧花的女人。
這朵「路燈玫瑰」來我這不過4天,花瓣還是粉色,莖卻像枯死了一樣。
好像是第一次幫枯掉的玫瑰拍照。

在古典玫瑰園,每個禮拜要撤掉一大盆120朵A+等級的玫瑰
對我來說無疑是件困難的工作。她即使枯了還是這麼美,下不了手。
這麼說著,還是一邊拿著大剪刀把莖剪成小段,再把花瓣通通拆開
拆的散了滿地,再一把把灑到垃圾袋裡。我真他媽的多此一舉。
想來 我好像只撤過一次花,還是兩次?忘了

如果你和我戀愛,是不是應該害怕?
再不能擁抱你的時候,只好將你徹底毀了
真的無法看你好端端的被別人擁在懷裡,所以,摧毀是必要的。


(騙你的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