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被老師問了一個問題 
我停了很久,怯怯的講出一句話
心裡很不爽,最簡單的答案剛被講走了
我,其實腦袋一片空白
課堂上雖然聽不懂仍頻頻點頭
假裝左顧右盼黑板上被擋到的字
三不五時動動筆,卻不知道寫什麼玩意兒
幾年前pda把這樣的故事畫下來
我猜這是他「三不五時動筆」的傑作
記得當時我哈哈大笑,他在畫他自己
但現在我已經過了快四分之三這樣的日子
有時候想我一路走來,是不是真的錯了?
也許志願該把中文系擺第一
在校園裡抱著辭海裙襬飄逸
或是聽爸爸的話,當一枚警察
變成警局裡的霸王花 (ha...) 
總之,不要是現在這樣 就好 
而目前最大的麻煩,是期末辯論
我秉持中庸主義,對這些事情毫無所謂
什麼都好,你說不好?好,那就不好吧
死刑該不該廢除,學校該不該賣保險套
簡單的說,干我屁事
辯論的時候要穿全套G2000套裝,像sales一樣
我,即將要變成這兩種我最不喜歡的人了
也許你會說,辯論刺激我們的思考
難道其他的事就不行嗎?
我可能在淡水吃熱狗,情緒一來就作了一首詩
為什麼一定要辯論?
你說說看啊,你說說看啊? 

只有上中國文學理論的老師
說著我聽的懂的語言
我是真心的點頭
真心的抄筆記並且左顧右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