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完<色戒>之後,接連看了許多相關影評
電影的好與壞,在影評人的筆下漫開,個個口沫橫飛
可能我原本是這樣想的,看完一篇
喔,原來不是我想的那樣
看了另一篇,嗯? 怎麼又來一種說法
這是很難客觀的一件事
所以我想,以後我不會再被影評左右了
你們怎麼想干我什麼事?
我並非全盤否認評論,批判是必要的
批判有建設性,而批評是屁,你可以把鼻子摀起來
據說有一群婦女為易卜生設宴,代表者起來致謝他作了《魁儡家庭》
將女性的自覺、解放這些事,給人心新的啟示
他答道:我寫那篇卻並不是這意思,我不過是作詩。
這句話真是深得我心
以前上國文課,老師會歸納出一些作者寫這首詩的可能原因
逐字翻譯,從中揣摩詩的意境和功能
為什麼硬要去解讀它?我心裡吶喊
你不是他,怎麼知道他是不是這個意思  (是這個意思)  (啊,我被悶鍋附身了)
最怕有人看我寫的東西,問:你是不是在寫那個.....?
這是很愚蠢的問題
這些東西像魂魄一般,愛飄哪飄哪,沒有替他安插一個軀殼的必要
電影裡若導演帶一個窗景超過三秒,有人說:這窗子象徵了叭啦叭啦叭啦..........
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我以後不會再說服自己去相信感受之外的評論了
什麼都不比自我心理衝擊來的重要
這是很主觀的一件事
 
最後,我要借一句張雪媃老師常掛在嘴邊的話: 
你完全不必同意我的看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