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這個時候正在沒命的準備辯論
也就是在辯論的壓力下,我的生理時鐘亂敲一通
甚至得了嘴巴張不開的病,害我哈欠打的非常不暢快
嘴巴只能微開,鼻孔便被迫張的更大
原來這毛病叫「顳顎關節障礙」(讀音:聶)
而且與憂鬱症同列為現代人文明病之一
同樣是壓力與情緒之類因素造成的疾病,我選擇了顳顎關節症
為什麼不是憂鬱症? 我也想知道...
我還以為自己是具有悲劇性格且敏感又灰色的女人
看來應該是詼諧比較多,阿哈哈
我會哭也愛哭,身邊還有個出氣包,情緒理當有出口
難不成是潛意識裡還在壓抑嗎? 壓的我關節軟骨都移位了
在萬芳醫院掛號也是個巧合,之前牙醫就建議我去萬芳治療
他說那裡有專門治顳顎關節的門診
但我卻貪圖方便想到離我很近的耕莘去看
在網路上掛了號,要出門了才發現我掛號掛的是萬芳的網頁
這下好了,應該是老天爺給我的指引吧 (以怪力亂神說服自己接受失誤)
總之,經過診斷,醫師幫我做了一個咬合板,透明無色大概是樹脂材質
在睡覺時戴著,作用是撐開顳顎關節讓它稍作休息,也利血液流通
戴咬合板也快兩個月了,今天回診,換成一個男醫師
感覺有點弱,也許還在實習,旁邊的女醫師看他弄來弄去忍不住接手
相較於之前的陳醫師,她tough的作風讓我難以招架,
拿著我的咬合板一陣亂磨,裝回我嘴裡,咬咬看,拔掉,又磨
我想之前醫生把板子做厚一點不會沒有原因的(也許可以把關節撐的再開一點)
她為什麼一直要把板子磨薄?
難道你們都沒交接嗎?或是我的病歷呢? 你先看一下再磨啊
我有點慌了,腦子裡不停在想下午上課讀的龍應台的演講稿
她說文史哲,其中歷史的功用說鑑往知來就太平庸了
於是她舉了一個例子:朋友從國外帶給她一株沙漠玫瑰
一種地衣,大概就像青苔吧,還沒泡水前像是一坨乾草
但浸在水裡八天後,沙漠玫瑰便會「復活」 (拿出來乾掉個兩三年再泡水,又會復活)
於是她和孩子們一天天觀察它的變化,第八天剛好鄰居也在,便一起去看水中的沙漠玫瑰
他們高興的大叫,植物由枯死枯萎的玫瑰變為翠綠紅玫瑰,鄰居卻說,這有什麼好高興的?不就是一碗草
這就是清楚過程與只看到眼前的差別,不了解歷史就看不見未來
不管你有沒有看過我的病歷,我都希望你的決定是正確的
因為我的咬合板已經變的薄 薄 薄,而我每晚仍要與它一起入睡
 
ps.如果很不巧的正在看網誌的你顳顎關節也壞了,還是建議你到萬芳維修
健保給付,不用自費
就我所知有些醫院或診所價錢都隨在他開
當然,沒壞是最好了,至少你可以盡情的打哈欠昏昏欲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