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畢業照的日子來的讓人措手不及
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打電話預約Bass先生,整理我的一頭亂毛
並且暗暗決定拍照那天早上要先來杯咖啡,好消消臉,心悸算什麼
我很少這麼積極。
前陣子很愛哭,想到在「知識經濟」浪潮下
既沒有多少知識又沒有經濟的我,一離開校園恐怕就要被洪流衝散
也許連抓著浮木漂一漂的機會都沒有
周玉山老師送給大家的書的封面,有一句魯迅的話
「人生最痛苦的是夢醒了無路可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
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
我第一次讀到這句話,就偷偷掉了眼淚
心裡謝謝魯迅的寬容,即使寬容之後可能是諷刺的
他說的是民初多數的中國人,我對號入座
彷彿自己被看穿了
我一直是個做夢的人
還沒有看出可走的路就被驚醒了,痛苦隨之而來
像《畢業生》裡的班傑明
這麼說,會不會太為賦新詞強說愁?
說不定畢業沒有想像中這麼糟
不過是今後再不能出示學生證買優待票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