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osa內頁
寶拿他專輯給我的時候很酷,好像本來就說好要給我一樣
我答應他要去買,他大概知道我一定沒去
「我的唱片,還有爺的照片,有兩張幫我給你媽」
我看了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問他:這什麼啊?誰的手指這麼長?
他說:給你媽看啦!她知道,她把爺的手扳成ya的樣子
我在玩攝影。他把本來就捲的捲毛又燙了,還把一邊剪掉
變的好像一直有風從他的左邊吹來,頭髮集中在右邊
寶是我們三個人中唯一的台北小霸王
在東區的小巷裡,他說這家餐廳還不錯
在門口遇到他朋友,他指指我和君:我表妹
我笑:你很像在說謊
寶叫君教他韓國話,君在加拿大一晃眼好多年,現在是一台快譯通
他們倆都像韓國人,鼻子挺到像假的
君回頭看我:大家都沒變,妳還是泰國人
嗯...算了我不反駁
看君吃飯就知道她為什麼這麼瘦,飯吃不到一半就飽了
紅蘿蔔和番茄還都丟到我盤子裡,我默默的吃掉
後來拆開寶的唱片,mimosa是他們的團名
封面是九重葛?明明叫含羞草不是?
寶說:那叫九重葛啊?我覺得她很美
我說我最討厭九重葛,國小時校園裡到處都是
粉紅色花瓣掉滿地,掃地掃死你
「我照的,不錯吧!」他驕傲的把叉子上的德國香腸一口吃掉
我果然是鄉下孩子
歌詞內頁是從高樓俯瞰的畫面,我猜不出是哪裡
「是安寧病房,爺走前我上頂樓拍的」
君停頓了一下,爺從生病到走,她都在加拿大,我想她心裡一定不好受

我們又繼續聊起各自的感情生活,好像一個公式
當我們三個聚在一起,就非說這個不可
國三第一次談戀愛,在寶家我們久沒見面興奮的睡不著
我問:那,你們接過吻了嗎?
他們竟然笑說:拜託,接吻是見面禮好不好
當時雖然難以相信,但這幾年下來卻也接受了
寶問我們知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團要叫mimosa?
因為以前眷村院子裡養雞,長了很多含羞草
他喜歡去戳它們,看葉子打開了又闔上
原來一個這麼rock的人
做出來的東西是源自於小小的鄉愁
這是我們的通病
離開眷村這麼久,這麼遙遠
卻沒有忘記

我和君不想讓寶這個玩樂團的窮光蛋付錢
但帳單早已經不見了
離開時,三個人往三個不同的方向走去
也許有三個很不一樣的未來
正等著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小姐 的頭像
皮小姐

皮小姐的氧氣人生

皮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